聚焦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:从硅谷到乌镇,看中国数字经济蜕变

来源:人民网  杨波  发布时间:2016-11-18 16:30

11月16日-18日,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,高朋满座,贵宾云集,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来到这里,畅谈互联网治理及数字经济的未来。

两年前,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,当时的乌镇还只是一座位于上海、杭州周边的热门旅游小镇,曾有人质疑这座古老的水乡如何与高端的互联网峰会相融?

仅仅两年时间,一座“智慧乌镇”就已经出现在人们的面前,通过无数看不见的网络信号,游客可以通过停车诱导屏、手机找到车位,管理人员可以通过网络统一控制灯光,手机扫二维码就可以借走公共自行车……

现在的乌镇,成为展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成果的最佳窗口。

“硅谷的学习者”

时钟回拨到上世纪90年代,在那个互联网刚刚商业化的年代,高昂的计算机价格,居高不下的流量成本,“龟速”的网络速度,丑陋的用户界面,虽然很多经济学家相信,21世纪将是互联网和数字经济的世纪,但是大部分人对数字经济的未来并没有那么乐观。

“我们公司所有的竞争对手,不在中国,而在美国的硅谷”,1999年2月,距离乌镇仅仅80公里外的杭州,一位叫马云的杭州年轻人在家中,给他的18位员工描述公司的未来前景,“阿里巴巴要变成全球十大网站”,马云说这段话的时候,阿里巴巴在全球网站排名是第25万名。

就在马云发出这段“豪言”的3个月前,在距离乌镇千里之外的深圳赛格数码广场,27岁的深圳大学毕业生马化腾和四位大学校友,成立了一家名为“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”的小公司。公司开张不久就推出了一个叫OICQ的网上聊天软件,它被认为是ICQ的“中文版”,而ICQ当时的母公司是一家叫AOL(美国在线)的美国互联网巨头。据马化腾后来回忆,在OICQ刚推出的那几年,他曾经几次都想卖掉公司。

查询当时的财经数据可以发现,1999年,全球前十大互联网公司都在美国,且大都位于美国加州的“硅谷”,刚刚创业的马云、马化腾,其公司的模板都来自于硅谷。当时几乎没有经济学家能预判到,接下来的十几年,除了美国硅谷,大洋彼岸的中国依靠互联网成为了数字经济的另一个火车头,并改写了全球的经济竞争格局。

2016年11月16日,距离1999年发出的那段“豪言”17年之后,马云出现在距离杭州80多公里外的浙江乌镇,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在这里召开,他在这里发表演讲。2天后,马化腾也将在同一个场地发表演讲,他创立的公司几天前刚刚度过了18周岁的生日,为此他给公司员工发了价值15亿人民币的股票红包。

“向中国学习”

雷德?霍夫曼(Reid Hoffman),硅谷最有名的天使投资者之一,曾经投资过60多家创业公司,包括Facebook和 Digg,他也是全球最大职业社交软件领英(LinkedIn)的创始人。从2014年开始,他来到中国的次数明显增加。这次在乌镇,他带来一个关于数字经济版图的PPT。雷德?霍夫曼给出的数据显示,在全球最重要的15家互联网企业中,中国5家,美国8家,其他国家两家。

数据来源:领英

在资本市场上,中国证监会数据显示,68家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总市值为6100亿美元。以马化腾、马云当初创立的公司为例,两家市值均超过了2000亿美元,连接着上亿的用户和上千万家的企业,在全球的电子商务和网络社交处于领跑者的位置,这正是中国数字经济从小到大、从弱到强、从追随者到引领者的一个缩影。

2013年,有“互联网女皇”之称的分析师玛丽?米克尔(Mary Meeker)在其发表的《互联网趋势报告》中首次提出“向中国学习”的口号,随后其每年发表的年度报告中,“中国元素”逐渐成为了宏大“中国专题”。就在玛丽?米克尔提出“在向中国学习”这一口号的第二年,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成功举办,来自全球的互联网巨头云集乌镇,共议数字经济的未来。

在2016年发表的《互联网趋势报告》中,中国的篇幅继续加大,有一个数字很有代表性,玛丽?米克尔指出,2015年全球三分之二的GDP增幅来至于“中国+亚洲新兴市场国家”,这其中数字经济的贡献功不可没。

回顾历史,如果把数字经济当做一场奥运会的话,上世纪90年代的局面是:美国硅谷一马当先,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是模仿者,2008年成为一个分水岭,在PC互联网时代,美国、中国成为前两大集团,而2013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,研究者认为,中国在某些领域已经追上甚至赶超美国,比如移动支付、共享经济等,从企业规模到用户普及率,中国事实上都处于领先位置。

2013年,全球著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在提出了一个新的指标叫iGDP,在研究了六个行业的发展状况以后,对这些行业使用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状况进行了综合的测度,它对比了各个国家,最终的结论就是中国iGDP的指标远远高过美国、法国、德国,意味着中国的数字经济,实际上比欧美国家有更大的价值贡献。

数字经济未来在中国

为何是中国?

雷德?霍夫曼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给出的答案是:巨大的本土市场,敢于冒险的创业文化,大规模的风险投资资本,以及独有的中国速度。

事实上,乌镇本身也就是雷德?霍夫曼答案的最佳样板,“我从来没有看到其他一个地方的速度能够发展的这么快,他们有快速的时间马上进行尝试”,雷德?霍夫曼说,这也是为何他最近几年频繁来到中国的原因,这次来到乌镇,他的行程非常密集,上午跟下午都安排了演讲,作为企业家和投资人,他希望能分享到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红利。

雷德?霍夫曼的乐观来自于对中国数字经济未来的强大信心。全球另一家著名咨询公司埃森哲的一份报告显示:2020年,中国数字经济将达到3.5万亿,年复合增长率在30%以上,占GDP比重将超过13%。而在“互联网+”与智能化这两大浪潮的推动下,未来这个比例可能还会提高。

1996年,刚从麻省理工(MIT)毕业的张朝阳手持风险资金回到了北京,创办了一家名为“爱特信”的公司,张朝阳的风险资金来自于MIT的两位著名教授,爱特信因此成为中国第一家以风险投资资金建立的互联网公司,后来公司改名为“搜狐网”。当时,中国能接触互联网的人聊聊无几,依靠互联网创业更是有点天方夜谭。20年后,当张朝阳穿过乌镇的小桥流水,走在他身边的20岁年轻人,只要依靠一台智能手机、一个产品创意,就有可能拿到一笔风险投资获得创业的机会,这,就是中国数字经济的力量。

责任编辑:龙建儒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经济 | 科技 | 企业 | 生活 | 艺术 | 综合 | 图片

中国文化观察网(www.fsttcn.com , news.ccaen.com)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院 邮编:100031

呼叫热线:400-011-0257 服务邮箱:zbs@ccaen.com

协办:国是智库文化研究院 中华文化学会 京ICP备15006959号-1